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国内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2018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册-国家公祭网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环旗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2-13
摘要:在家中合影;左下:伍秀英(右)在种养绿植;下中:伍秀英在楼下喝茶看报;下右:伍秀英在自家厨房忙碌(拼版照片,2018年5月9日摄)。1937年12月,日本兵攻进南

  中:摄于1983年5月的黄桂兰(翻拍照片);左上:黄桂兰(左)和女儿阮玉珍在南京家中翻看老照片,回忆往事;左中:黄桂兰展示自己(图中左一)年轻时和姐妹的合影;左下,黄桂兰(中)和女儿阮玉珍(右)、女婿陶政在所住小区合影;右上:黄桂兰在南京家中;右中:黄桂兰在南京家中整理老物件;右下:黄桂兰肖像(拼版照片,环旗网,2018年11月23日摄)。

  右上:黄刘氏肖像;左上:黄刘氏在儿子黄才荣的搀扶下在小区散步;左中:黄刘氏在南京家中;左下:黄刘氏(后排右)、黄刘氏母亲(后中)、黄刘氏儿子黄才荣(前排右二)的老照片(翻拍照片);下中:护工给黄刘氏梳理头发;下右:黄刘氏在小区里侍弄花草(拼版照片,2018年4月19日摄)。

 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、李响、季春鹏 摄影报道

  右上:马承年肖像;上左一:马承年父亲马志谨的画像;上左二:马承年下楼出门;左中:马承年在南京家中;下左:马承年在家中看报;下中:马承年(左)与儿子马昌强在南京家中合影;下右:马承年(中)与大女儿马昌霞(左)、大女婿高寿宝一起吃午饭(拼版照片,2018年7月12日摄)。

  左上:王福义肖像;右上:王福义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件;右中:王福义在南京家中;下右:王福义与老伴董玉兰(左),大儿子王勇(右)、女儿王英在家中合影;下中:王福义坐在轮椅上被儿子王勇推着出门晒太阳;下左:王福义在家中下象棋(拼版照片,2018年3月16日摄)。

  马承年,1930年12月17日出生。1937年冬,日军攻入南京城后,只有7岁的马承年在中华门附近的家中亲眼目睹爷爷马声恒、大伯马志勤、父亲马志谨被日本兵抓走,后来三人被押到下关江边杀害,环旗网,祖屋也被一把火烧毁。母亲张淑贤挺着大肚子,带着马承年躲到难民区避难。马承年的二弟马承亮当时跟着舅舅去了水西门外的乡下,活了下来。 2018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1周年。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,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,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“活证”,截至今年12月8日,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已不足百人。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,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走近他们的生活,辑图成册,为史留证。

  右上:伍秀英肖像;左上:伍秀英在南京家中;左中:伍秀英与二儿子罗嗣俊(右)在家中合影;左下:伍秀英(右)在种养绿植;下中:伍秀英在楼下喝茶看报;下右:伍秀英在自家厨房忙碌(拼版照片,2018年5月9日摄)。

 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、李响、季春鹏 摄影报道

 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、李响、季春鹏 摄影报道

  王福义,1927年1月1日出生。1937年冬,日本兵进南京城时,王福义和父母、姐姐住在南京西康路吴家巷。身患小儿麻痹症的王福义被邻居小狗子用小车推着去上海路玩时,碰到一小队日本兵,16岁的小狗子被抓走当壮丁,王福义的阴囊被日本兵用刺刀戳伤。王福义曾亲眼目睹30多岁的邻居张妈妈被日本兵强奸,在难民区看见三名女同胞被日本兵强奸,一名男同胞被杀死。 2018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1周年。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,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,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“活证”,截至今年12月8日,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已不足百人。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,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走近他们的生活,辑图成册,为史留证。

  伍秀英,1933年5月25日出生。1937年,日军进攻上海时,伍秀英参军的哥哥随着部队前往上海,再也没有音讯。1937年12月,日本兵攻进南京城,烧杀抢掠,伍秀英一家跑到南京五台山一处难民营避难,家里的房子被炸毁。她经常看到日本兵到难民营来骚扰,父亲曾被日本兵抓去当过劳工。 2018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1周年。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,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,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“活证”,截至今年12月8日,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已不足百人。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,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走近他们的生活,辑图成册,为史留证。

 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、李响、季春鹏 摄影报道

 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、李响、季春鹏 摄影报道

  黄刘氏,1925年7月15日出生。1937年冬,日本兵攻打南京城,家住南京城东北尧化门附近的黄刘氏一家人逃往江北。父亲挑着两担米,母亲挑着包裹,黄刘氏牵着牛,三个人带着全部家当艰难渡过江,很多来不及过江的老百姓却被追上来的日本兵用枪扫射。黄刘氏一家人在江北得到好心人的收留,直到次年3月才返回南京城。 2018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1周年。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,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,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“活证”,截至今年12月8日,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已不足百人。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,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走近他们的生活,辑图成册,为史留证。

  黄桂兰,1924年10月15日出生。1937年12月5日的早上,住在南京江宁下王墅村的黄桂兰听到枪声,日本兵进村后烧房子、抢东西、杀人。当时黄桂兰和母亲分别躲避到邻居家里躲过一劫。日本兵走后,黄桂兰出来看见被日军刺刀破肚的老人肠子流了一地,好几名村民被杀害,一名和黄桂兰年龄相仿的邻家女孩被日本兵强奸。 2018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1周年。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,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,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“活证”,截至今年12月8日,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已不足百人。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,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走近他们的生活,辑图成册,为史留证。

责任编辑:环旗网

最火资讯

环旗网微信公众号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!